产科医生追踪一年 发现二孩妈妈最大问题是焦虑

时间:2017-01-11 09:50:25
  二孩妈妈本身年纪大,怀孕过程中孩子能不能平安保住?有没有床位能生?出生后健不健康?……这些都是牵挂着每一个打算生二孩家庭的事情。

  钱报记者昨日走访了两位二胎妈妈,她们的大宝是同学,二孩的出生也只相差两周。但整个怀孕与产子过程中,她们俩的感受却完全不同。一个淡定,一个焦虑。而在产科医生看来,焦虑已成为大多二孩妈妈的“常见病”。

  一直很担心

  最后三个月在家保胎

  朱女士(化名),老师,今年37岁。

  她的孩子预产期在去年10月份,但从7月份暑假开始后,她就没再回到学校工作过。

  她的活动路径被限定在了小区内,原因就是因为做产检时,产科医生对她的建议:“你这样的年纪,还有一点基础疾病,平时要少动一点啊。”

  朱女士整个怀孕期间都提心吊胆,生怕保不住孩子。直到宝宝剖宫产后检查一切健康,她才放下心来。但由于怀孕期间缺乏运动,在产后恢复方面,朱女士十分不理想,“抱着宝宝的时候,感觉刀疤位置还在隐痛。”朱女士说。

  面对问题放松心态

  分娩前4天还在做手术

  白晓霞,42岁,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妇产科医院产一科主任,去年10月12日,生下了第二个孩子。

  作为一个二孩妈妈,她在整个怀孕期间,一直为其他的二孩妈妈查房、做手术。

  生二孩这件事,是她的生活,同时也是她的工作,她观察了一年,发现二孩妈妈们身上有着一种普遍的心态——焦虑。

  而白晓霞本人,则是完全相反的状态——从怀孕到最后的生产,全程淡定得很。

  全面二孩政策刚出台的时候,白晓霞夫妻两人才动起了再生一个的念头,“我们两个都不是独生子女,如果没有这个政策,我们没法生,所以从来也没想过这问题。”

  从年龄上看,去年41岁的白晓霞已经超过了35岁这个“大龄产妇”界定年龄6岁了,高龄产妇会出现什么问题?她清楚得很——孩子先天畸形率增加了,早产、流产的可能性也在增加。

  再加上白晓霞的第一个孩子是剖宫产,第二胎要是在之前的疤痕上着床,就可能威胁到大人、小孩的生命。“怀孕两个月之后,就能B超看到胎儿着床位置,我看到和之前的疤痕相距很远,就彻底放心了。”白晓霞说。

  这位超过40岁的妈妈每天仍然像过去一样工作、生活,唯一的改变,就是没法用最喜欢的趴着的姿势睡觉了。

  手术台上还是能经常见到白晓霞的身影,忙的时候一天两三台,她在生孩子前的最后一台手术,还是在生产的4天前做的,“对方也是一个二孩妈妈。”在手术台上,白晓霞挺着大肚子站了1个小时,“也没觉得怀孕有什么影响,手术也蛮成功的。”(钱江晚报)

其它内容导读:

编辑推荐
好时讯时时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