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农田松阳大木山:茶园里的美好生活

时间:2019-10-31 16:20:43
  10月,天气转冷,田间稻谷的收割已经完成。按照惯例,农民们将要开启一年中最悠闲的生活,而松阳县新兴镇横溪村的村民却依旧忙碌。他们在修剪茶园,忙着进行今年最后一季白露茶的采摘交易。对他们来说,茶园已经是生活、生产不可缺少的关键之所在。

  从种稻谷到种茶叶,从简单的种植到“接二连三”综合开发找到更大的升值空间,数十年间,同样的一片土地,增长了十倍以上的经济效益,横溪村所在的大木山迎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由茶产业带来的乡村振兴正深刻地改变着当地群众的生活。

  绿色稻田飘茶香

  大木山所在的松阳县新兴镇,茶园面积占全县五分之一,有着“浙西南茶叶第一镇”的美誉。全镇60%人口从事茶产业,70%农民人均收入和80%农业产值源于茶产业。

  但是在30年前,这一切都还不是如今的样子。

  当地人李关俊做茶叶技术推广工作已经有二十多年,是当地茶产业发展的见证者和推动者。他告诉记者,水土肥沃的松古平原,自古都是丽水的粮仓所在,大木山也不例外。在建国以后的数十年间,大木山都是当地的粮油高产示范区,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还曾经获得过省集体劳模的光荣称号。七八十年代,当时的地委书记还在大木山这里搞过高产试验田,可以说,大木山是当时整个丽水粮食种植的一面旗帜。

  可惜的是,粮食虽然高产,农民却没有得到相应的高收入。今年57岁的横溪村村民温绍荣说,当时大木山所有的农田都种植水稻、小麦等传统农作物,但是因为收购价太低,大家也仅仅只是填饱肚子,逢年过节才舍得吃顿带肉的菜。

  温绍荣家有4亩农田和12亩山地,农田种的水稻,山地则种点土茶和柑橘。上世纪八十年代,水稻的亩均年收入只有一千来块钱,全靠山地的茶叶和柑橘卖钱才能补贴家用。

  穷则思变。随着茶叶行情的一路向好,1992年,当地渡市村的老支书方金槐带动村民,将30亩水稻田改造成了茶田。这在祖祖辈辈种田为生的大木山掀起了轩然巨波。在以粮食生产为纲的年代,大家心里都没底:良田不种粮食,行吗?种茶叶到底能不能赚钱?甚至当时政府部门都有人来劝说,真要种先少种点,公路两旁还是要种稻谷,不然不好看。

  茶苗种下去要两年才能有收成。之后的这两年,是大木山村民最纠结的两年,大家聚在一起聊的最多的就是茶叶怎么样了。

  到了1994年,第一批种下去的茶叶大获丰收,平均一亩地的收益达到了八千到一万元,比种水稻高了整整十倍!

  创新的路子走通了!在现实榜样的带动下,大木山的村民迅速投入到了农田改造的队伍当中。1996年,温绍荣也开始将自己的农田改造成了茶田,投产后,第一批茶叶一斤就卖到了16元。“你可能对16元没什么概念,这么跟你说吧,那是一百斤稻谷的价格了!那时候,乡干部工资只有百把块,而我已经是万元户了。”回想起当时的致富经历,温绍荣笑容满面。

  看到农户增收,政府部门也转变了思路,鼓励村民种植茶叶。到了本世纪初,大木山的所有农田全部改造成了茶田。

  “大木山有着山区与平原相结合的独特地形,这里雨水充沛、阳光充足,是得天独厚的茶叶产区。”李关俊说,当地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规模化种茶,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从山上引入大田种植,亩产效益连年翻番。

  这几年来,通过品种改良和科学管理,融入生态、绿色、无公害等元素,大木山茶叶的“含金量”与日俱增。目前,还建成了中国茶科所定点试验基地和国家级绿色茶叶示范基地。

  绿色产业方兴未艾

  随着茶叶产业的日益兴旺,以茶叶为核心的二三产业也开始蓬勃发展。

  今年79岁的刘小高,是第一批在大田里种植茶叶的人,是当地数一数二的第一代“茶人”,也是因为种茶第一个盖起洋房的茶农。1994年底,善于捕捉机遇的刘小高,办起了两家茶叶加工厂。2009年,他又开始制作红茶,促成一大批加工企业转型升级。

  让人欣喜的是,近年来,大木山当地涌现出了不少推陈出新的“茶二代”,他们将传统茶产业发展延伸拓展至茶叶精深加工、茶园综合体开发、茶叶创意推广等领域。

  “80后”“茶二代”叶洪清,带头尝试有机茶种植。在他看来,父辈种茶,喜欢用老套路,产量上不去,效益也不高。自从改种有机茶以来,这些问题逐渐好转,每公斤有机茶卖出了2000多元高价。

  脑子活络的叶洪清,还通过创新“茶+物联网”模式,用科技手段管控茶园,让消费者实现了从“茶杯到茶园”的无缝对接;通过在茶园里套种香榧、猕猴桃、菊花等经济作物,提升了亩产效益;通过茶园放养鹊山鸡,借鸡锄草、施肥,一年可省七八万元人工费。

  眼下,叶洪清又开始着手打造有机茶园综合体,让游客体验摘茶、炒茶,品尝茶叶主题菜品,把茶叶盆景作为伴手礼带回家。

  “70后”“茶二代”孟文化,带头在350亩山坡地推行“茶+生猪养殖”种养一体化经营,走出了生态立体种养之路,让基地茶叶品质提升的同时,有效解决养殖环境污染问题。

  “我正在探索用咖啡理念来做茶,针对年轻群体开发推广新产品。”“茶二代”孟雪芬说,她想通过文化创意的方式,把家乡的茶叶品牌打造得更加响亮。她和深圳怡亚通公司开展长期供应链合作,将茶叶销往航空公司、银行、超市等,去年实现线上交易1807万元。前不久,还与洋河酒厂合作订制茶酒礼盒,广受消费者好评。

  种茶、采茶、制茶、卖茶、赏茶、吃茶……在大木山,这片叶子,通过一二三产全产业链发展,已变身为名副其实的“黄金叶”。今年上半年,新兴镇全镇工业总产值达5.6亿元,其中茶产业产值5.1亿元,全镇茶叶加工企业总计达到549家。古老茶乡正不断探索茶叶种植、加工、融合这三条致富路径。这片人人喜爱的“黄金叶”,在不断求新求变中实现更多价值。

  田园如画卖风景

  大木山现在的全名叫大木山骑行茶园,是中国最大的茶园,是一座集观光、休闲、运动、旅游于一体的4A级景区。区内丘陵连绵,水库密布,骑行车道贯穿其中,景色宜人,茶香四溢。没有炊烟、没有汽车尾气,呼吸着清新的空气,满眼都是好风光……现今的大木山茶园已不仅仅是出产茶的地方,更是游客们欣赏松阳山水田园好风景的必去之地。

  虽不是采茶季,但园区里游客并不少。来自上海的李问年将近60岁的年纪,退休后常会带着老伴出行。这对夫妻在园区的步道上走走停停,还时不时拿起单反相机拍两张,“这里的路面平整,坡度也小,空气好又远离闹市。”李问年略带遗憾地表示,可惜错过了采茶期,不然可以看到另一番景象,“明年春天,我要带着孙子一块来。”

  网友渝帆来园区游玩后,在自己的游记中写道:“是什么吸引我们那么拼、在里面一直骑行呢?原因是里面的风景、里面的空气、里面的道路。一路上都是风光如画的茶园美景,一路上都是淡淡的茶香,一路上都是缓缓的坡道,用力骑上一阵,缓缓的下坡道上放掉刹车,极为舒畅,比坐电动车舒服多了。而且自己骑行,想停就停,遇上美景便可以拿出相机拍上几张。”

  茶产业本身横跨一二三产业,旅游业的综合带动力强,茶旅融合这种新型产业模式把茶产业与乡村旅游、生态文化串联一起,既是茶资源、茶产品综合利用的新方式,也是备受欢迎的旅游新模式,是富民经济、强县经济。得益于络绎不绝的游客,2013年,村民李贤高关掉了在杭州颇为来钱的装修公司,回到家乡在大木山开出了第一家民宿“茶田李下”,“现在大木山周边已经发展了59家民宿,床位共有574个,每到假日,生意好到不得了。”

  茶园本身就是茶叶的生产基地,依托古村落、乡土民俗风情,文化植入生态茶业、休闲度假、文化旅游等业态,推动了“茶叶+旅游+民宿+休闲文化”等多元化产业融合的发展。目前已形成5条茶旅游线路。从卖茶叶到卖风景,茶山变成了金山。据统计,大木山茶园2018年接待游客58万人次,实现旅游收入460万元,成为全省农旅融合发展的示范。(丽水日报)

其它内容导读:

编辑推荐
好时讯时时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