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公益林护出富民强村“摇钱树”

时间:2021-09-09 09:15:22
  万石谷,粒粒积累;千丈布,根根织成。丽水今天的满目葱茏,来自历代人的接续奋斗和广泛参与。未来的绿色,需要今天的我们来播种。

  今年6月,由丽水市代表浙江省申报的《浙江省瓯江源头区域山水林田湖草沙一体化保护和修复工程》从全国29个竞选项目中脱颖而出,入选国家首批山水林田湖草沙一体化保护和修复工程项目。其中,实施森林生态保护修复工程,是重头戏之一。

  事实上,通过生态保护修复,丽水已经展现出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的美丽画卷:植树造林披绿荒山、造福一方百姓,过去泯然众山的白云山如今奇光异彩、美不胜收,珍贵树种繁育令庆元在全国声名鹊起,绿道建设正成为撬动城乡统筹发展、推动城乡共同富裕的新支点……

  本期深度报道聚焦的这一个个典型案例,是“美丽”与“富裕”并驾齐驱的生动写照,也是以“多增绿”促“多增收”、以“好生态”获“好生活”、以“好风景”促“好前景”的最佳例证。

  “良好的生态环境是最公平的公共产品,是最普惠的民生福祉”。在丽水,绿色正成为共同富裕最亮丽的底色。

  20多年前,以贩木材为生的周志康,将木材生意从龙泉住龙镇做到了外地。2008年,他告别“木头经济”,重回家乡住龙,建起了娃娃鱼人工养殖基地。

  六年后,他再度与树木打起了交道。不同以往,这一次,他租下了住溪村赤岭自然村的1300亩地,谋划建设华东最大的樱花景观森林公园。

  走进这个森林公园的樱花谷,可见20多个品种13万株樱树密布在道路两侧。尽管眼下不是花期,但徜徉其中,依旧可以想象春天花团锦簇的动人景象。

  从伐木到造林,周志康的事业轨迹,与住龙镇的“生态史”不谋而合——曾经,因为发展“木头经济”,住龙成为远近闻名的繁华“小香港”;后来,生态文明之风吹遍山乡,住龙镇通过补植补绿,重新打造生态重镇。

  在这过程中,住龙曾因难以兼顾经济发展而沉寂。几年后,在“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的指引下,昔日苦心造林的住龙探索出了一条高质量绿色发展的新路,并为如今迈向共同富裕奠定了坚实基础。

  植树造林打造绿色屏障

  住龙镇昔日的“繁华”,缘于一根根木头。

  改革开放之前,住龙镇的木材由国家统一收购。改革开放之初,正是国家大建设时期,需要大量资源。随着1984年划分责任山把大部分的山林划给村民自主经营,加上1985年后木材和其它商品一样实行市场经济,木材价格从原来的每立方米几十元飙升到几百元。自此,住龙镇进入“木材经济”时代。

  砍树,也一度让住龙人提前感受到富足。靠贩卖木材,住龙成为浙江省第一个农民人均年收入超千元的乡镇。当时,住龙年产销木头1万多立方米,镇政府所在地人口不足千人,外来的木材采购员、伐木工却有1000多人。在“木材经济”的带动下,住龙镇还开出了多个歌舞厅,入夜灯火辉煌,于是有了“小香港”的别称。当地农户鼓起钱袋子后,纷纷采购家电,过上了“奢华”生活。

  然而,伴随着木头经济的发展,住龙人的天然安全屏障受到严重破坏。“大片山林消失后,每到汛期,原本清澈的溪流变得浑浊,通村公路常被泥石流阻断,村民饮水、出行困难重重。”66岁的住龙镇建平村村民何飞发,对砍树导致生态失衡进而引发灾难的场景历历在目,特别是2000年8月26日发生的一场特大洪灾让他印象深刻,“山洪暴发,山体滑坡,交通、电力、通讯全断了,许多民房、厂房倒塌,农田、水利设施都被严重损毁。”

  一场场灾难让住龙人意识到,不能再为了增加经济收入而破坏生态环境了。“光砍树不造林,我们的下一代怎么办?”“保护山林”的思潮在村里蔓延,何飞发说,从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起,越来越多住龙人丢掉了伐木的斧子,开始守护生态。

  也是在那时,镇政府驻地住溪村率先决定,对县道两侧山林实行封禁管理,制定村规民约:上山砍树的村民不仅要受处罚,还得在村里放电影、公开检讨。没多久,其他村庄也纷纷跟进。

  肆无忌惮砍树的行为被喊停之后,如何重新为山林披绿便成为当务之急。在2013年之前的10余年间,住龙镇以平均每年造林5000亩的规模,造出了近十万亩山林。

  70多岁的住龙人俞源远向记者回忆,他种过两次树,一次是1986年在政府补贴政策支持下,在自家80多亩山林里种下4万棵树苗,另一次则是在2005年,他在自家108亩山林里再次种下4万棵树苗。“第二次种树的时候,没有强制规定,也没有政策补贴,大伙儿都是自掏腰包,主动把树种回去。”

  得益于持之以恒的造林行动,如今的住龙镇森林覆盖率达94%,被列为创建生态示范镇,更是我市唯一一个国家级生态示范区创建乡镇。

  再望着四周绿油油的大山,何飞发骄傲地说:“最近这几年,就算下大暴雨,河里的水量都不会很大,而且河水还能保持清澈。”

  “摇钱树”连片成“富民林”

  得益于造林,住龙镇很快便形成了水塔、西井等“生态沟”。这些山林后被封育,被划为生态公益林。如今,住龙镇38.33万亩山林里,有266899亩山林是生态公益林。

  “当初种下和保护的这些树,如今都成了‘摇钱树’,真的太好了。”何飞发有山林面积216亩,其中生态公益林150多亩。现在,他每年可以领到五六千元的生态公益林补偿款,“就像领工资一样。”

  据了解,按照浙江省公益林补偿标准为每亩35元,住龙镇全镇森林生态效益补偿资金总额可达900万元。

  一直以来,生态公益林林农每年只能获取每亩三十几元的生态补偿金。这些生态资源如何变成更有效的资产?借助金融手段,龙泉摸索出了一条“生态资产”变成“金融资产”的新路子。

  2014年7月,龙泉率先试行公益林信托,住龙镇水塔村与万向信托有限公司签订全国首单以水塔村112户3.85万亩公益林收益权为标的的“万向信托—绿色摇篮1号”信托计划合同。万向信托有限公司发放全国首批公益林信托受益权担保贷款3笔11万元。

  林地信托给村民带来了实实在在的好处。原水塔村村委会主任张定胜说,最大的好处是以前每年领一次的公益林补偿金变成了信托受益权凭证,合作社做担保,凭证可以作为抵押物,死钱变活钱了。“以前农民贷款很难,一户贷款要找两三家去担保,很麻烦。现在有了凭证,而且利息也降低了。此外,信托收益权凭证还可以通过产权交易平台进行交易。”

  生态变现,让村民环境意识大大提升。“以前是砍树,如今是护树。”住龙镇林业站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住龙人视山林为珍宝,就连自家的毛竹也是隔一年才砍一回。”

  近年来,为了持续深化林权制度改革,让山区县林业资源得到充分利用,龙泉“益林富农”多跨场景应用应运而生。

  最近,龙泉市住龙镇龙星村村民张高忠带领着几个工人,每天忙着在稻田边搭建苗木培育大棚。“这笔贷款来得非常及时!”张高忠开心地说,他以自家公益林抵押,不到2个小时就拿到了贷款。说着,张高忠拿出手机演示:打开“浙里办”APP,进入“益林富农”板块,点“我要贷款”,就能看到公益林面积和补偿金额,以及可贷款的最高数额。

  该项目推出落界确权、生态信用、绿色金融、流转交易、林区智治5大业务,在更严格保护生态的同时,有效破解林农持续增收渠道不多,林业生态产品难度量、难抵押、难交易、难变现等问题,还入选浙江省高质量发展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缩小收入差距典型案例”。

  昔日造林,构筑起一个生态高地。这层峦叠翠的山林,曾经是隔绝繁华的天然鸿沟,如今是增收致富的活化资产。

  “造林,值!”何飞发坚定地说。

  奔向共同富裕的内生力

  持续的休养生息,让住龙的林密了、山绿了、水清了。令乡贤周志康惊喜的是,这些年,住龙镇因为好生态所显现的效益呈几何放大。

  在乌溪江畔的住溪村,小小木排,见证了这个小山村从“木头经济”到“旅游经济”的华丽转身。

  木头经济时代,十几岁就跟着父辈放排的邹敏言现在已经68岁了。以前他用木排作为交通工具运输木头,现在用木排搭载游客,成了住溪上一道悠远的“风景线”。

  以打造“最美乡村”为目标,近几年,住溪村围绕“绿色、红色、本色”三色住溪建设,修复苏维埃政府会议旧址、红军老街、粟裕将军办公旧址、中共处属特委旧址,新建红色文化广场、红色记忆馆、红军学堂,借助红旅融合敲开“致富门”。

  在红星村西井自然村,依托独一无二的资源优势,村民们承袭祖上的养蜂技艺,大力发展中蜂产业,取得了丰厚的经济收益。

  52岁的养蜂户范根旺带着记者来到阔叶林里的蜜蜂长廊,记者看到,大大小小的岩石下,到处是蜂桶,成群的蜜蜂穿梭其间。

  “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我们以伐木为生。后来,大伙儿的生态环保意识增强了,一边造林,一边发展养蜂产业。”范根旺说,2013年日渐上规模,现已发展到了100多个蜂桶,年收入达七八万元。

  西井自然村有4.36万亩山林,有3.17万亩生态公益林,全村目前已有70%的农户在养蜂,有800多箱(桶)蜂。除了养蜂产业,现在西井自然村还在打造中草药种植基地,目前已经有20多亩林下种植基地,十几种的中草药。“今年准备进一步扩大中草药基地。”红星村村委会副主任范启发告诉记者,接下来还打算种植枇杷树来打造蜜源,提升蜜源质量、产量,真正把绿水青山变成金山银山。

  在碧龙村,优越的生态环境吸引茶商谢正伟前来投资岩茶种植基地。在谢正伟的带动下,越来越多的村民加入到了种茶的队伍,目前全村40%的常住村民在山上种上了100多亩岩茶或者绿茶。

  眼见着“好生态”的吸引力不断加强,周志康看准乡村旅游的发展趋势,借助住龙镇创国家4A级景区的“东风”,他再次投身林业,谋划建设华东最大的樱花景观森林公园。目前,公园还在紧锣密鼓地打造中,对于未来,周志康信心十足,“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走这条路,准没错。”

  来源:丽水日报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其它内容导读:

编辑推荐
好时讯时时关注